女总裁的贴身兵王:足球外围-首页

体育外围首页

      菜單導航

      体育外围首页

      作者: 楊超月 發布時間: 2020年06月20日 19:28:35

        近日,一些知名論壇出現一則名為《90後的我們在任人宰割》的帖子。帖子稱,不少學生在湖南農大就讀一年以後才發現自己不是農大招收的官方自考生,而是屬于一所名為曙光教育的培訓機構招收的培訓班學生,“湖南農業大學自考,完全就是騙取我們父母的辛苦錢、血汗錢”……

        □網聞尋真

        “宿舍條件差一些,我可以忍受。到這裡來讀書我就是沖着湖南農業大學的牌子來的,但想不到現在是這樣一個結局。”2019年12月20日,細雨綿綿中的長沙顯得異常寒冷,在沒有暖氣的寝室裡,方明蜷了蜷身子對記者說。

        方明和他的幾個同學正是近日出現在諸多網站上的一篇名為《90後的我們在任人宰割》帖子的發帖者。

        方明等人在帖子中直指湖南農業大學自考亂收費,并表示在湖南農大就讀一年以後才發現自己不是農大招收的官方自考生,而是屬于一所名為曙光教育的培訓機構招收的培訓班學生,“湖南農業大學自考,完全就是騙取我們父母的辛苦錢、血汗錢”。

        事實真相究竟如何?《法制日報》記者趕赴實地進行了調查。

        第一問:

        培訓班還是自考助學班?

        從省長信箱投訴到幾大國家級、省級門戶網站的發帖,方明等人與學校的這場“戰争”已經持續了将近4個月。

        在帖子中,方明等人表示自己是湖南農業大學本部自考大二的學生,但“我們把我們的學生證給農大紀檢處看時,他們笑笑說,這根本不是我們農大發的學生證,是僞造的。等于我們來農大本部讀了一年的書,全部都是湖南農業大學自考招生的負責人劉樂平一手僞造的。之前我們想轉到湖南農業大學本部官方的自考裡面去,那裡開不了班了,如果轉專業,那我們第一年豈不是浪費了”。

        對此,記者在湖南省人民政府官方網站的“省長信箱”中,看到針對此事的答複稱,“經湖南農業大學查實,投訴的學生系湖南曙光培訓學校的學生,這些學生以個人名義自願參加湖南農業大學工學院開辦的‘建築工程技術技能型中高級人才培訓班’”。此外,在今年湖南省考試院針對此事的調查報告中,對于這些學生的身份進行了同樣的界定。

        “我是在今年才知道曙光教育的存在的。”方明告訴記者,2011年高考結束後,由于成績不理想,就打算自考本科,“在看了湖南農大的官方自考介紹後,認為農大的牌子夠硬,我們很信任,就到了這裡進行報名”。

        “當時自稱農大老師的劉樂平就在農大的第八教學樓的一間教室中,收了我們1000塊錢的預錄費。”方明的同學袁靜說,“那時候我已經被一家正牌的專科學校錄取了,如果不是農大自考生可以弄個本科生的文憑,我怎麼會舍棄正牌學校,而去讀一個所謂的技術培訓班。”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劉樂平根本不是農大的老師,而是曙光教育集團培訓部聘用人員,已于2019年7月被解除聘任合同,現為無業人員。舉報信以及網帖中涉及學生均為劉樂平招來的生源。”由于在外出差,曾多次前往湖南農大調查此事的湖南省教育考試院姚處長在電話中告訴記者,培訓班是湖南農業大學工學院依托自身專業辦學基礎及社會需求,面向在崗職工、退伍軍人以及應、往屆高中畢業生開展技能培訓,于2011年4月舉辦專業培訓班。“湖南農大工學院與時任曙光教育集團培訓部主任劉樂平合作開展招生及專業技能考證服務,開辦機械設計及制造和建築工程技術高技能班,由工學院負責項目培訓課程計劃的制定及實施,曙光培訓學校負責學生的招生及技能考證服務工作。2011年,湖南農大工學院共計招收培訓學生70餘人”。

        此外,湖南農業大學工學院副院長辛繼紅介紹說,工學院與曙光教育合作開設培訓班隻負責開班授課,招生是由曙光教育培訓機構負責的。

        “現在這個班的學生屬于在上自考助學班嗎?”記者問辛繼紅。

        辛繼紅回答稱:“這批學生是注冊在曙光的中職,現在通過成人高考就會獲得農大函授專科的畢業證書。”

        “我們現在如果不考成人高考函授就隻能是個培訓班的學生,最後隻有個沒什麼作用的結業證書,而純自考生是不用函授證書的。”方明等人對記者說。

      熱門标簽
          十大外围投注平台app6317635
          baiduxml 外围足彩最佳平台